<sub id="uufrn"></sub>

    <sub id="uufrn"></sub>

    采編熱線(xiàn):0913—3362222

    投稿郵箱:wnw0913@163.com

    首頁(yè) > 人文書(shū)畫(huà) > 人文渭南 > 正文

    度老師

    度老師

    文 /林沐

    常說(shuō),人老難忘少年事。五十年前的好些事,時(shí)不時(shí)地回到記憶中。只是歲月磨去了時(shí)間的銳度,讓記憶些許模糊了。我上小學(xué)時(shí)的度老師,就是其中的一段記憶。

    我的小學(xué)是在家鄉公社中心小學(xué)上的,到五年級,便隨父親到一百公里外,他工作的地方上學(xué)。度老師是我在家鄉上小學(xué)三年級時(shí)的班主任。度老師叫什么名字已經(jīng)不記得了。

    度老師,聽(tīng)說(shuō)是省城里資本家的少爺,“文革”中受革命浪潮的沖擊,被下放到我們當地接受教育,因為表現好,做了小學(xué)老師。度老師是大城市的人,有不同于地方人的氣質(zhì)和長(cháng)相。記憶中的度老師,三十來(lái)歲。中等偏上的個(gè)頭,大眼睛、方臉、有些絡(luò )腮胡。身材勻稱(chēng)、魁梧。按現在的標準,應該是個(gè)美男子。

    六十年代鄉下的小學(xué),和現在的小診所差不多,老師大多是“全科”。度老師既做班主任,又代語(yǔ)文、算術(shù)、體育、音樂(lè )等課目。記憶中的度老師脾氣好,有耐心。和我們學(xué)生在一起,少有老師的威嚴。度老師在課堂上,還常常給我們講城里和遠方的稀罕事。早早的,在孩子們的心里埋下了對未來(lái)的期待和希望。度老師也因此贏(yíng)得了同學(xué)們的喜歡和愛(ài)戴。覺(jué)著(zhù)他和其他老師一樣,甚至比其他老師還好,不是個(gè)有問(wèn)題的人。

    能記得度老師經(jīng)常組織我們開(kāi)展一些課外活動(dòng)。增加講故事、猜謎語(yǔ)、歌曲比賽等。對農村孩子衛生差的情況,在學(xué)生中還開(kāi)展洗臉、洗頭、洗澡講衛生活動(dòng)。他自備理發(fā)工具,為學(xué)生義務(wù)理發(fā),鼓勵學(xué)生在家力所能及的干些家務(wù)活。

    度老師性格開(kāi)朗,和學(xué)生在一起“玩的嗨”。

    度老師兼音樂(lè )課,吹口琴、拉小提琴、手風(fēng)琴都在行。音樂(lè )課,他常站在講臺上,自己清唱,打著(zhù)拍子,“我們走在大路上…”。度老師兼體育課,丟沙包,跳繩,拔河,跳忠字舞,特別還有野外訓練,這些城市學(xué)校孩子們的活動(dòng),我們也都能見(jiàn)識。一次,他帶著(zhù)我們玩老鷹抓小雞的游戲。他擔任母雞的角色,我們這些小孩子在他身后,抓住他的衣服依次排開(kāi),再找了個(gè)班里塊頭大的男同學(xué)扮演老鷹來(lái)抓我們。他保護著(zhù)我們,與那名老鷹同學(xué)“斗智斗勇”.....幾十年過(guò)去了,那時(shí)的歡聲笑語(yǔ)猶在耳邊。

    記憶深且又清晰的一次課外活動(dòng),是去游泳。離學(xué)校幾百米外,是家鄉的一條河,當地叫石川河,又名石頭河。一個(gè)夏日的午后,驕陽(yáng)似火,度老師為我們開(kāi)展了一場(chǎng)別開(kāi)生面的主題班會(huì )活動(dòng)。他帶領(lǐng)全班同學(xué)到河邊,安排女同學(xué)由女班干部帶著(zhù),到離河邊百十多米的樹(shù)蔭下,跳繩、丟沙包等適合女孩子玩的活動(dòng)。他領(lǐng)全體男同學(xué)下河里游泳。

    我的家鄉在關(guān)中道,家鄉的河,自然也是季節河。小時(shí)候,一年除過(guò)秋季有時(shí)發(fā)大水外,其它季節也都有清清常流水。家鄉沿河兩岸鄉親們往來(lái),要走列石。列石就是在河里擺成一行,間距約五、六十公分,露出水面,便于人過(guò)河踩踏的石頭。冬季列石表面結冰光滑,膽小的女子、媳婦不敢過(guò),要雇“背河”的,付小錢(qián)才能過(guò)得。

    家鄉的河道經(jīng)千萬(wàn)年河水沖涮,滿(mǎn)河道里盡是些大不過(guò)一二十、小的也就一半公分的橢圓型石頭,鵝卵石。這也是河道名字的由來(lái)。在河道石縫間是純凈的沙粒。你如果脫了鞋下河淌水,上來(lái)腳是干凈的,是不需要再洗腳的。

    家鄉的石川河因為季節流量不同,使河道彎彎曲曲的。但經(jīng)年的流水,總是在轉彎的地方形成深淺不一的一些水潭。深的一米多,淺的漫過(guò)小腿。度老師為我們選擇游泳的地方,河沿上是一大片棗樹(shù)園。他將脫下的長(cháng)褲搭在棗樹(shù)枝上,穿著(zhù)短褲先下去探水。他在水潭里來(lái)回走了幾圈,最深處也就到小腹部,便招呼同學(xué)們下水。

    農村的孩子,穿戴簡(jiǎn)單,很多小孩子長(cháng)褲內是不穿短褲的。更別說(shuō)游泳褲,甚至都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。平常到河里去玩,降降溫度,打打水仗,更習慣“一脫到底”的光屁股。跟度老師游泳,是否穿褲子,其實(shí)每個(gè)人心里都沒(méi)底。盡管平時(shí)我們和度老師玩的開(kāi),但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大家還都有些扭捏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站在岸邊,就是不下水。

    度老師叫的多了,幾個(gè)里邊穿短褲的,便學(xué)著(zhù)老師模樣,脫了長(cháng)褲,穿著(zhù)短褲跳進(jìn)水里。那些沒(méi)穿短褲的,停了停,索性穿著(zhù)長(cháng)褲也一個(gè)個(gè)跳進(jìn)了水里。不知道是誰(shuí)開(kāi)了個(gè)頭,在水里把長(cháng)褲褪去,把褲腿打個(gè)結,提起褲腰往水里一按,一手攥著(zhù)褲腰,兩個(gè)充了氣的褲腿高高地露出水面,脖子往上一架,身子自然浮起,兩條小腿在水里噼里啪啦開(kāi)啟了狗刨模式。一河的水頓時(shí)沸騰了,水花亂濺,水聲笑聲此起彼伏。一個(gè)下午,同學(xué)們用天性演繹出了現代版"百子戲水圖”。

    有時(shí)我就想,那個(gè)時(shí)候的社會(huì )簡(jiǎn)單,人也淳樸。一個(gè)“戴罪”之人,竟然在改造期間,膽敢帶領(lǐng)一群十來(lái)歲的孩子,去河里下水,放到現在是難于想象的。

    度老師就住在我們的教室里。我們的教室分兩個(gè)部分,前半部分是教室,學(xué)生上課,后半部分是度老師的寢室。寢室的門(mén)開(kāi)在教室里。我們不知道度老師有沒(méi)有孩子,但毎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,度老師的妻子都會(huì )來(lái)看望他。特別能記得,第一次見(jiàn)度老師妻子,著(zhù)淺色花裙子從教室走道飄過(guò)的時(shí)候,空氣中有一股淡淡好聞的香皂味,小小教室里同學(xué)們的眼睛瞪大了,然后是交頭接耳,一片僁僁窣窣的聲響。

    有些年后,我回家鄉,去尋覓兒時(shí)的記憶。當年偌大的棗樹(shù)園已無(wú)綜影,石頭河已經(jīng)斷流。在形似河道兩岸幫了水泥的堤壩上,間或有木制的步道“生生地”伸向干涸的河床。偶爾間,有潭黃泥水,也被荒草或枯萎干黃的蘆葦籠罩著(zhù)。

    我問(wèn),那一池清清河水呢?老鄉道,“上邊修了水庫,水給堵住了。又問(wèn),”那一河石頭呢?老鄉憂(yōu)憂(yōu)地望著(zhù)遠方,“都給修路蓋樓淘走了”。

    我想起順道看看度老師,一打聽(tīng),學(xué)校工作人員和老師們都一臉茫然……

    • 微笑
    • 流汗
    • 難過(guò)
    • 羨慕
    • 憤怒
    • 流淚
    責任編輯:李倩倩
    本網(wǎng)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(wǎng)絡(luò )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及時(shí)刪除。網(wǎng)站法律顧問(wèn)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(wù)所主任 李剛慶
    主辦單位:陜西網(wǎng)渭南站 技術(shù)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trivarna.com 投稿信箱:wnw0913@163.com 新聞熱線(xiàn):0913-3362222 網(wǎng)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    陜公網(wǎng)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    
    日本在线观看永久免费网站,在线播放国产一区二区三区,国产在线观看91精品,国产盗摄一区二区
      <sub id="uufrn"></sub>

      <sub id="uufrn"></sub>